我想跟大伙儿说说我的兄弟,毛蛋

西安宠物网 本文有1310个文字,大小约为6KB,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

环华第68天,已到河南巩义市。

我听说,牛B的作家,写文章,都写题记。

是不?

我也来一段~~

小雨淅淅沥沥,狂风夹着细雨,夹得我淡淡的忧伤。

乡村酒肉臭,城市冻死骨。这是王小二今天最大的感触。

我想跟大伙儿说说我的兄弟,毛蛋我想跟大伙儿说说我的兄弟,毛蛋

图片中的老爷子,是我在出了晋城之后遇到的。刚开始,一闪而过,我这人的视力不好,瞟了一眼,还以为是做手艺的匠人。

因为,老爷子身上吊着很多零件。

骑过去大概两公里,越想越不对劲。于是,我又掉头回去。

我问,大爷,您这是干嘛呢?

他说,要饭!

........

我翻了翻钱包,只有五块钱零钱了。于是,给了。

算是绵薄之力吧~~

百元钞票,没舍得给.......

突然,特别希望自己有很多很多钱。我想,如果那样的话,我掏出来的可能就不只是五块钱了。

把这一情景拍下来的原因,不是因为王小二想作秀。而是,我的确想记录一些东西,或者说,是因为写作素材。

换作平时,肯定不会拍下来了。

我说,下着雨,您应该找个地方避雨。

说罢,我指了指附近的一处加油站。

老爷子看着我,没说话。

是哇,加油站的人,多半不会让他在那里避雨的。

当我发动起摩托,继续赶路的时候,我的眼眶是湿润的。

仔细想想,老爷子的命运轨迹,可能,也是有多种可能的。

或许,家里的孩子不孝,自己被迫离家出走。或许,无儿无女,无牵无挂,整天在外面流浪要饭。

或许,是曾经的老兵......

但,无论何种原因,命运已经至此。人,还是得活下去!

是为,题记。

以下是正文:

我想说说我的兄弟,毛蛋。

我想跟大伙儿说说我的兄弟,毛蛋

就是之前日记里提到的老琚,山西黑鬼。看肤色,一度,我怀疑,他是中泰友好的见证.......

开个玩笑~~

反正,我俩只要见了面,总是互相呛,互相损,互相揭短,互相拿对方开涮.....

毛蛋,是我大学同学。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俩的大学生活,我想,浑浑噩噩,那都是谬赞了!

那时候,跟女朋友谈恋爱,每月的生活费压根不够用。

我想了个法,在寝室内搞打字复印,直接把学校的打字复印社的老板搞懵逼了。

生意还不错,就那,也是吃光,喝干。这里面,有毛蛋的功劳.......

我跟毛蛋真正的接触,是因为张楚的《姐姐》。

他的原话是这样的:平常看你一声不吭的。有一次,我发现,你居然听张楚的《姐姐》,突然对你刮目相看。

由于,音乐喜好相同。后来,我俩在阶梯教室搞了一场演唱会。

再后来,感情瞬间升温,成了狗友。

真正意义上说,我大学并未毕业。而是,中途辍学了。老爷们,不要问王小二为啥辍学?

这个问题,没有任何意义。

辍了,就是辍了。

后,我去了上海,衣冠楚楚,道貌岸然,混得人模狗样的。

而,毛蛋依然在学校~~

期间,联系得少了。

毕业后的某一天,突然,毛蛋给我打电话。他说,小二,我很想你。

我说,来上海,喝酒。

结果,第二天,他就到了。紧接着,我俩在上海度过了一个多月纸醉金迷的日子。

爽~~

有一晚,我问,发生什么事儿了?

他说,被高中同学搞进传销了,栽进去几万块钱。

我问,以后有啥打算?

他说,回老家,下井,掏煤。

我说,以你的实力,在网络公司上班,也有前途的。

PS,我们是计算机网络专业的。

他说,等不及了,我爹身体不好,我娘要照顾我爹。我妹还在上学。我必须得找个立马就能赚到钱的工作。

下井掏煤,苦是苦了点,但能赚到快钱,总比在网络公司熬着强多了。再说,家里的确需要钱,我没有其他的选择。

之后的几年,几乎没了联系。

一直到去年,我跑西藏,从青藏线回来的时候,毛蛋硬拉我去晋城找他。那时候,他在晋城。

我说,我从郑州过,去晋城,绕路了,不去了。

他说,那我去郑州堵你!

结果,他拎着两瓶汾酒去了郑州。我俩在郑州,喝得跟狗似的。喝着喝着,毛蛋就哭了。

不知道为啥,反正就是不停地哭。

后来,我才知道,那个时候,毛蛋的父亲的身体,已经非常糟糕了。医生说,晚期了,也就近期的事儿了。

结果,一个月之后,老爷子走了。

老爷子走的时候,毛蛋刚刚结婚没几个月。

这次去高平,我主要是想找毛蛋聊聊天,说说话。

毛蛋已经有了孩子了,女孩,刚刚出生不久。不过,这几天,丫头的脸上起了很多湿疹。

照片我看了,特别心疼。

他说,去年,我去了合肥。想去淮北找你的,但犹豫了下,没联系你。

我问,去那干嘛?

他说,被发小搞进传销了,又花了几万。妈的,我现在谁也不相信了,全是坑。

我说,上一次,是被你高中同学拉下水了。这一次,又被发小拉下水了。你最大的缺点是,太善良了,没有防备心理。

他说,世道变了,现在的人,咋就没点江湖道义?

艹,都啥年代了,还江湖道义呢。我想笑,但,始终没笑出来......

后来,我问,以后有什么打算?

他说,还能有什么打算?我爹住院的时候,花了不少钱。现在外债十几万。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发小又把我给骗进了传销。

有的时候想想,我特别能理解海子的死。他是对整个世界的绝望。但,自打我闺女出生之后,我的想法变了。

不为任何人,就为了我闺女,我也得好好地活下去。

听罢,我的脑瓜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向所有坚挺着的男人致敬!

(完)


转载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西安宠物网,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ayingsheng.cn/pets/12146.html
标签:狗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