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一只小狗狗

西安宠物网 本文有2517个文字,大小约为12KB,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

祭狗文——写给Lucy

黑色的Lucy死了,死于一场交通事故,死于2016年4月28日晚8点,空气有些温热的柏油路上。8点之前,刚刚接受了我的抱怨,然后从笼子里出来,欢蹦乱跳地奔向了一场车祸,奔向了一声惨叫后的生命终结。鉴于一只毛色纯黑的泰迪宠物狗不会写字,无法为自己短暂的一生留下什么在这个世界,一个永远不会停下脚步稍息的偏执傻子一样的世界,而我作为她生命里不算亲近也不很疏远的一个,所以替她写下这么一篇文章,权且作为对她一生的总结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性格非常孤僻,记忆里并没有什么儿时玩伴,更多是被别的姓氏的团体孤立或是修理。于是除了孤僻,还有叛逆,从小到大,除了父母,剩下的世界对我而言,都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,我几乎一直在以一己之力坚持与世界格格不入。

而在这个格格不入的世界,还与一只疯狗有关。在打谷场嬉闹时被一只疯狗莫名奇妙地一口咬住了小腿肚子,那瞬间,当我回首,看见的是疯狗狰狞的表情,凶残的眼睛,恐惧让我忘记了呼喊,忘记了反抗,中了邪一样地与疯狗对视着。然后,可能因为手里的麦叉并没有落在疯狗的身上,所以它的眼睛开始变得平静然后低垂下眼帘,松开连接在我腿肚子上的狗嘴,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平静地转过身,缓缓地走向谷场旁边的草地又回过神来,卧在那里,双目失神而漠然地望着身外的世界。

就在它放开我的腿肚子的时候,我看见了狗嘴里露出的长长的弯曲的獠牙,那露出牙齿的滴着我的血的大嘴,恶心得让我的胃抽搐干呕。

然后,我的小腿肚子上,一直到几十年以后,还留下倾斜的痕迹,像四个虚掩的洞窟,散步在我的肉体。而关于那只疯狗,谁也说不清他它是谁家豢养的,据说在咬我之前,它已经侵袭了9个人,而且所过之处,一片喊打。但直到今天,我也没有想明白,为什么它会突然进攻我,一个对它没有任何恶意的孩子。唯一的解释就是,在一片喊打的生命里,它早已经把除自己之外的世界,放在了它的对立面,任何出现在它眼前的可能带有威胁的行为,都会被它视为敌对而发起攻击。尽管,那一天,我手里的麦叉是学着干活用的。再后来,它被镇派出所的人民警察用枪射杀,结束了孤独而冰冷茫然的一生。

但从此,我对狗,无论大小,留下的都是恐怖的记忆。所以,即使在路上,在电梯里遇见别人的宠物狗,对于它们的任何摇头晃脑摇尾乞怜或是奴颜婢膝我都非常反感。甚至,在内心里责问,咒骂。不知道狗主人,为什么要在家里养一只或者两只甚至更多的狗。

那是多么肮脏、恶心的事啊。狗又不会蹲马桶,哪个狗主人不是铲屎官呢。走进养了狗的房间,开门的瞬间总是闻到一股腥臊的味道。所以自从Lucy来到家里,我就一直是不开心的。只是因为碍于大妞和小妞的面子,我常常要压抑着自己的厌恶,并一再对自己说:忍忍吧,狗狗只是一个小动物,一个小宠物,虽然不懂人的事情,但是能给大妞和小妞带来一点欢乐,总是好事吧。狗嘛,之所以是狗,就是因为他它随时随地都可能便溺,而且行为不可能合人心意才叫作狗的吧。

然而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这个东西是装不出来的。很快,对Lucy,我就由可有可无变成了无比的嫌恶,怎么看都觉得讨厌。

Lucy每天便溺的次数太频繁,一天能有好多次,相应地我每天就要用消毒液擦同样次数的地板,洗同样次数的拖把。更令人受不了的是,它便溺的地点,除了卫生间的地板,还有厨房门口,或是入户门的门口,有时候一夜起来每个地方都会有一滩,而且星罗棋布。每次除了用蘸满消毒液的拖把去擦掉它黄色的尿液,还要用大把的卫生纸去捡起它的粪便。

Lucy吃饭都让人讨厌。明明是把食物放在专用的双槽的碗里,它却总是要把碗里的食物弄到地板上来吃,吃几次饭,我依然需要擦几次地板。明明是吃过了饭,明明是自己碗里的都没有吃完。等到人吃饭的时候,却依然要围着餐桌转来转去,摇尾乞怜。放佛掉在地上的或者别人赏赐的食物比自己碗里的好吃似的,那种贱兮兮的样子,总是让我火冒三丈。每次都想揍它,却总是被大妞小妞阻止,心里恨得咬牙切齿,它怎么这么贱呢。

Lucy还喜欢乱咬东西,连门框都被咬得稀烂,卫生间的门框下边,一天一点爱恋,一夜一点思念,日久天长,被生生啃掉了好大一块。每次出门如果没带它,进了家门来,鞋子会被弄到沙发上,茶几上,一片狼藉。后来出门时就把它关在卫生间里,但是回来后,毛巾就会被弄得到处都是,卫生纸被撕成一地鸡毛,废纸篓也会被打翻,拖把横亘在物资中间。有一次,居然把大妞刚买的黄金手链上边的珠子,咬成三扁二圆的奇怪形状。还有一次,居然啃掉了我鞋子上的牛皮。

因为这些,我无数次跟大妞小妞商量想把它送给微信***里的谁,但她们舍不得,我只能无奈叹息。关于Lucy的罪恶,实在是罄竹难书。

它不但随地便溺,喜欢乱咬东西,而且虚张声势狗仗人势,还喜欢肮脏的东西。每次只要楼道里有什么响动或是有人敲门,那小小的一团黑毛的动物,都会毛发倒竖,怒目呲牙,发出无比狂躁难听的吼声。那一刻,它满嘴白森森的小牙,突然凶恶的眼神,暴跳嘶吼的样子,总让我想起那只疯狗,让我感觉到不通人性的动物式的凶残。然而当我去扭转门把手的时候,它却总是兜转到我的身后。唉,狗啊,是谁说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呢?狗就是狗,它永远不可能无所畏惧地去保护养它的主人,所有的举止不过是人类的误解或臆测,而狗不过是感觉受到了威胁而已。它所有的貌似凶猛只是因为它把主人的居所当成了自己的领地,然而就连保护自己的领地也是那么地不坚决,下意识地躲在主人身后试图寻找保护。这像极了天生软弱的人,所以我讨厌狗。而时间所有的狗大抵都是如此,至少它不可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个忠诚无畏的评价。

迫于无奈,我打电话让大哥做了一个不锈钢的狗笼,每天只要大妞小妞不在家的时候,我就会把它关进笼子里。在我看来,狗是不能放出来的,它只能过笼中生活,不然它自以为是的亲近行为总会吓得小妞幼儿园的同学们惊声尖叫,甚至吓到不了解狗性的大人。

而Lucy最令我讨厌的一点,就是它的自以为是,它大概忘了自己是狗,它以为它和人生活在一个空间,就是人而不是狗了吧。每天无论吃得多饱,只要看到人吃饭,它在笼子里总是吱吱乱叫。也可能是小妞吃什么都会给Lucy,所以它居然不吃狗粮了,牛奶不喝,猪肉不吃,我喂给牛肉卷也是不吃的。总是要等到每日三餐,人吃什么它吃什么。

开始小妞一进门就会把它抱出来,然后它就满屋子上蹿下跳,小妞总是当个同学一样的又亲又抱,有一次它居然把小妞脸上抠出了长长一道血痕,吓出了我一身冷汗,万一抠到眼睛怎么办。每天到了大妞小妞晚上上床休息的时候,她总是在笼子里又撕又咬,狂躁得很,它总是要和大妞小妞一起睡在被窝里。而如果我要去赶它,她就会躲进大妞的怀里,大妞也总是护着它,说什么小狗狗而已。如果我坚持,而大妞在玩手机顾不上保护它,它就会躲到床底下,然后再伺机钻进被窝。而大妞每隔些日子,都会给它理发剪毛毛,洗澡,剪指甲。

如此这般地生活着,我在想,一只小狗,住在我花了几十万买来的房子里,完全把房间当成了随意撒野甚至当成自己的狗圈,随意便溺,然后把我变成了它的铲屎官;把我的小妞当成了它的兄弟姐们;把我的老婆当成了它的私人护理师;睡在我的床上,吃和我们一样的饭。这算什么?莫非我除了照顾大妞小妞,还有照顾一只狗的责任?为了它,常常和大妞小妞对立起来?

每次被狗气得暴跳如雷的时候,总对大妞小妞发狠,赶紧把它送人,不然我会把它一脚踢死,迟早会被我从窗子里扔到楼下去。

然而,终究没有扔下去。就这样,每天生活在对一只小狗的愤怒中,生活在对大妞小妞爱狗的无奈退让中,居然一年过去了。

然后在昨天,一如往常,晚饭后,大妞小妞带着Lucy下楼溜达的时候,一生凄厉的刹车,Lucy,那个黑色的小泰迪,那个见了生人就嘶吼,见了熟人就欢蹦,那个把自己当成人一样自恋,那个让我狂躁愤怒了一年,那个被大妞小妞视作家人的小狗狗,它短暂的一生,在小妞的哭声和眼泪中划上了生命的休止符。

小妞哭过以后,瞬间就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,又和院子里的小朋友疯狂地嬉闹去了。

大妞一个人回家来,我听到开门的声音,一连喊了好几句老婆也没有人应答。放下手里的笔记本,出去客厅见大妞闷闷不乐,她只低低对我说,把那个笼子扔了吧。而她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猜到了结果。我问她:Lucy死了?被车撞了?她红着眼圈点点头,我没再问。只是说了一句:活该,傻狗,迟早的事。看大妞伤心的样子,我没有再说什么。

等到夜里,我悄悄地问大妞,是在院子里还是外边,大妞说,不要再说了。我问是哪个车撞的,大妞说,孩子哭成那样了,我顾不上和司机理论,直接让他走了,我得先哄孩子。唉,我这暴脾气的媳妇啊,我估计要是没带着小妞一起的话,她可能会砸了那辆车。

写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,此刻若在以往,又应该是Lucy开始在笼子里聒噪的时间了,然而屋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什么声音,我转头望向那个不锈钢的狗笼子,它静静地站在通往卫生间的通道里,四脚抓地,优雅地站在那里。然而,Lucy走了,意外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它再也不会在笼子里发出嘤嘤的哭声,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想起它以往的叫声,我总感觉是在哭。而留在世上的一切生物,独立地面对世界的时候,又何尝不是无奈地在哭,有的在脸上,有的在心里。每一个孤独的灵魂,谁又能比一只卑贱的狗高尚多少呢……

我突然想起Lucy那两只无辜的眼睛,每次我呵斥它的时候,它总是抬起头,疑惑地看着我。我在想,或许它那样无辜的眼神,是想告诉我:为什么,我只是想向世界要一点温暖。


转载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西安宠物网,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xayingsheng.cn/pets/11868.html
标签:乱咬 傻狗